为了不朽的冠冕

 

 

信主始入下半场

人到一定年龄,嘴上就可能挂上「下半生」、「下半辈子」的说法。其实,这个「半」很难界定; 因为每个人都不是生老病死的主 宰,说悲观一点,连明天都无法预测和左右。

但是基督徒的人生,倒可分为上半场、下半场。这不是从生命年岁方面来说,而是从生命意义的层面来界定的。在我们决志信主的那一刻,生命便有了崭新的意义,人生便转入下半场。无论你是求学少年还是退休老人,信主后本应将自己的余生交托主,因为你的永生是主耶稣用宝血的重价买赎回来的。

我第一次来美国探亲信主时,人已到中年。之后磨蹭了两三年,就是放不下在中国的名利地位,不愿来美国与妻儿团聚。当时我的梦全在中国,在省长们身边当个七品芝麻官,不仅是吃香的喝辣的,处处有人捧场,而且总有一种更好的曙光就在前头的期盼。当见著一些年纪轻轻的就混得个有权有势的市长、厅长之类的官衔时,心里就痒痒;提醒自己耐住性子,再忍两三年那天各一方的「牛郎织女」生活,把妻儿接回国,用「海归」的身份为太太在省府名牌大学谋个有名有利的位置,再享受「引用人才」的某类政策,岂不是皆大欢喜?

富贵浮云原是梦

但是磨蹭的那两年,我灵里也有很多提醒和挣扎,心灵深处常有另一种觉醒,就是透过功名看到其背后的没落光景;因为在省长身边工作,接触到的官员是上下各方面。那几年,中国政府开始加强打击腐败,一些我认识的官员被纪检部门「双规」,接著便开始了「铁窗生涯」。从前那些想尽办法才与他们攀上关系的追随者,也是「树倒猢狲散」,躲得远远的,唯恐受牵连。那些「腐败分子」则是人财两空,所受的贿赂也被如数追缴,有的家属亲戚脱不了关系,也一并锒铛入狱,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也认识一些大亨们,像是有钱便有了一切,但事实上他们要甚么有甚么,反倒遗失了创业阶段的奋斗精神,变得骄傲自大;似乎有了一种玩弄世界的本钱,但也加添了一种无聊感。钱多反成了一种负担,亲戚朋友为借钱而伤了和气,吃喝玩乐应酬太多也伤了身体,走到哪里还要提防人身安全。在我脑海里,这类有钱未必幸福的例子很多,都是活灵活现的。当官也好,挣钱也好,后半生都是虎头蛇尾,日落西山。如果只为名、利,到头来人生还是虚空的虚空。

我就这样一会儿留恋世上的名利,一会儿又看开属世的追求,反反覆覆,灵与肉体之间拉锯争战著,让我常常心烦意乱。在长期的祷告中,圣灵终于帮助我战胜了自己,「丢弃万事,看作粪土」(腓三9)。信主两年多后,告别了奋斗多年的官场,告别我熟悉的故土,来到陌生的美国,从此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教会生活。

前路周张费思量

感谢神开恩,当我决定来美国与家人团聚,神奇妙地让太太提前两年毕业,且在论文答辩那天,意外地得到蒙大拿州大学副教授职位,于是举家迁到那儿一个小镇。女儿就读小学,儿子刚会蹒跚走路;而我的脑子却总在问:年届四十,我在美国,该做甚么?

太太看我放弃国内一切,在这里从零开始,心里也有很大负担。一天,她从网上得知附近有一个推拿专业短训班,毕业后有执业资格,兴奋地问我是否感兴趣?并说这个专业一小时挣70美金。我半天没回她一句话,不知该说甚么。她并没有甚么错,可我心里总不是滋味。想想以前在中国,车接车送坐出个腰酸背硬的职业病,喜欢长年去医院推拿,有病治病,无病养身,反正是种享受。如今已经上了瘾,来美国这么多时日没有推拿,已浑身不自在了,还要考虑去伺候人?一下真转不过来!

好几天没答覆太太,她又忽然提起另一个主意,说美国现在护士紧缺,特别是男护士,如果我学这个专业就会成为抢手宝贝。我又不知如何回答。东西方世界就像来美国调时差一样,白天和黑夜颠倒,明明在国内属下等活计,到这里却变成是热门工种。多少年的意识沉淀,让我一下无法开窍;但转念一想,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到甚么山就要吆喝甚么歌了。我因为孩子看病,去过几次美国医院,每个医院都格调优雅、布置清新,走进去彷佛是出没一个上档次的机关大楼。那里的人都是轻声轻语,不一会儿护士会和颜悦色招呼我们进去,像是例行手续似的量量体温、称称体重、问问情况,在表格上填写两句,就算完成任务。这等闲差,居然财源滚滚,令人费解。于是,我的心思开始活动起来,那几天不断自劝自:低下「高贵」的头,总得找饭吃。经过申请,我顺利地拿到了入学通知书,而且很快将学费都缴了。

夜半祷告释思虑

半夜里,我辗转难眠,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走出卧室,到漆黑的客厅里跪著向神祷告求问:「神啊,我第一次来美国探亲就认识□,磨蹭几年还是圣经上的话感动我看淡今世名利,看重妻儿小家和教会大家。如今在这陌生的土地上,虽然有□ 灵粮喂养,但是一家人还有很多属世的需要。我是个小信的人,一家人团聚不多日,新鲜没几天,就开始活在属世的挣扎里。神啊,□把我带到这里,□不会转脸不垂看我吧!」这时,一种声音闪在我心里,似乎又是穿越黑暗而来:「你现在有儿有女、有吃有穿、有屋有车,还缺甚么?『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六34)」我心里豁然开朗。是啊,我到底缺甚么?又有甚么值得担心?我来美国究竟图甚么?图享受的话,在中国差不多是苦尽甘来,何必又在这里为将来的生活费煞苦心?既然放弃的,何必又换个环境再求呢?如果说,以前在中国求的是今生的名利,现在来美国就应该好好地求神的国。多少天沉闷的心一下变得无比轻松,几乎是歌唱著回到卧室,进入了梦乡。

太太知道我的心态,就帮我退了学费,也不再为我的前路费煞思量了。我们开始认真读经祷告,顺著神意,看神带领。她忙她的学业,我忙我的家务,生活也变得有序起来。当时我们所住的地方山峦起伏,这里曾经是中国人最早来美国淘金的地方之一。附近几个市镇都有中国人的历史陈设。每参观一处,我心里就感慨万端;似乎看到他们当年做牛做马、受尽凌辱剥削的生活景况。又忖量我们这些新一代移民,究竟要淘甚么样的金呢?圣经上的话便浮在我脑海:「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太六19至 20)以后每当出门见山,我就默默感慨,我要淘的金子不是来自沙石或连绵不断的大山,而是来自天国;我要淘那不能锈坏、来世享用不尽的真金!

献上笔杆为主用

从那以后,我总是祷告求神洁净并使用我。过了约半年时光,我开始有点自悲:我在这陌生的地方,没有第二家中国人,英语对不上两句,又没有特别的专长,除了爱神,我拿甚么为神所用?一天上午,我兀自在家祷告时,心里忽然有份感动:我在国内不是发表过大量的文字,而且在省长们身边写过多年官样文章吗?为甚么不能来作文字事奉?可是瞬间心里又有一种退缩:以前写的不是八股理论就是假空式官腔,怎能写出真情实感?这时另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要尽心、尽意爱神,要求圣灵亲自作工!那天我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晚上睡到床上我又祷告神赐给我智慧和知识,一下子有了灵感冲动,爬起来一口气写到半夜,第二天几乎没改就把稿子寄到一基督教杂志机构。一周内,正好在我生日那天收到编辑用稿来信和鼓励的话语,全家人兴奋至极!稿件很快见刊,还有很好的反应。神真是慈爱大能的主,能变无为有、变无用为有用。神怜悯,让我的一点文笔恩赐也为他所悦纳!

生命意义得升华

为了在圣经真理上更好地装备自己,我现正在网上修读神学,求神不断造就我。四年多来,倚靠圣灵,我在不同的中文杂志和有关教会的年刊上,发表见证分享和灵修感想;偶尔也应邀在一些教会作见证分享,并回中国向相熟的亲友传福音。当看到人们举手归主、领人决志祷告时,我的心就被新生命的喜悦所充满,我的灵就在歌唱。

2008年开始,加入「中信」做编写工作,使我人生下半场的意义得到了无比荣耀的升华,也感到肩负这份圣工的职责又如此沉甸。实在感谢神让我的下半场人生有了全新的意义,让我信主后有一个正确的抉择和顺从。鲍伯.班福德在其著作《人生下半场》中,有句话非常贴切地道出了我信主后的人生感慨:「如果上半场是追逐成功,下半场则是达成意义的旅程。球赛的胜负取决于下半场,而不是上半场。」愿与每位主内肢体共勉,让我们都来重塑人生的下半场,等到人生赛程结束之时,获取那不能朽坏、永不衰残的天上冠冕!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prs20080501
作者钱志群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传》双月刊第120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