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何时有尽头

 

今天看了两则科学新闻,忍不住站在科学之外问一个问题:科学何时有尽头?

一则是关于宏观的话题─美国太空总署展示了一架造价高达五亿美元的“猎户座”(Orion)宇宙飞船,有望在将来送航天员上火星。另一则是关于微观的课题─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科学家表示,他们在寻找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的研究过程中,发现了一种比原子还小的新型玻色子─“亚原子粒子”。

就我而言,这两大话题我连边都摸不着。我常想,如果没有科学家的贡献,我怎能如此方便地旅行于中、美之间,又怎能不用笔而是用电脑就能向人们传达我的文字。虽然科学被罪性的人们衍生出很多负面作用,但是不能想像,假设现今生活中离开了所有科学的帮助,真不知道会回到人类哪个年代?

令我叹息的是:科学家们要忙到猴年马月才有尽头!在不同的领域,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们废寝忘食于实验,前仆后继,像是在挖一座永远挖不完的宝藏。挖出一点,就是贡献,就会成就一个或一批科学家,甚至是有名的科学家。他们一批又一批地来了又去,可那奥秘“宝藏”依然还在。

科学说白了,就是对世界包括人类自身奥秘的研究和发现。可是,再回到上边两个新闻来说,从宏观宇宙我们得了多少奥秘?科学发展至今,宇宙中已发现有一千五百亿个类似银河系。银河系中有一千亿个恒星系,每个恒星系都有数个或数十个像地球一样的行星及无数个彗星和陨石(详细报导可见1999年第四期《世界科学》等杂志)。再说时至今天,航天员乘着宇宙飞船仍然只涉足到最近的月球。宇宙之辽阔,似乎无际无边,天外总是有天。再说对微观物质,我们又得了多少奥秘?从分子到原子,到原子核,到强子,到夸克或轻子,至今在粒子物理中还有不少谜底等待人们去探索。

为什么有发现不完的奥秘,哪怕是一只不起眼的蚂蚁,或一片秋落春又生的树叶的光合作用,都能让科学家们忙乎不完?无处不在的天地奥秘已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对于非科学研究的大众来说,吃饭能消化又何需明白人体消化系统的奥秘?一日三餐又何需了解舌头上已被发现的九千个味蕾?

我曾在医院里看过一张人体膝盖骨的结构解剖图,筋骨韧带,错综复杂,张弛有致,伸曲自如。它被皮肤包裹得天衣无缝,我从来不知道它如此复杂。难怪连天天研究它的医生都欣赏这张图,图上有一行英文字:“你难道不赞叹上帝的奇妙作为?”

在儿时的夜晚,多少次数星星数花了眼,父母只告诉我,星星背后有位老天爷。直到多年后信主耶稣时,我才确信,奥秘背后有一位奇妙者,就是那位万能慈爱的造物主:上帝。正如诗人所感慨的:“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篇十九1)罗马书对我们说得更明白:“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一20)

人生活在无限的奥秘之中,而创造奥秘的上帝并没有要求我们要了解所有的奥秘。但是有一个奥秘─上帝所默示的《圣经》,却要我们一定要明白,那就是生命的奥秘:我们如何落入罪中?为何会死?死后如何?如何借着主耶稣在重生中得永生?

我们不了解阳光的奥秘,照样能得到它的普照;但如果我们不了解永生的奥秘,就无法从主耶稣那里得到永生。不是说科研不必做,但即便你把身体的奥秘研究透了,你也无法长生不老;所以圣经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十六26)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21104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07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