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绣了个特别的枕头

 

Connie Schaefer

我做新娘时,送给我先生Scott一个自己手工 编的枕头,上面有我满腔热情一针一线绣出的一行字:“神还没在我身上完成祂的工,请对我有耐心。”这行字看似平常,其实对我来说并不容易。一个父亲有精神病史,自小家庭失衡,有着很多不良记忆的女孩,如今怎麽能心甘情愿,有勇气地将自己交托给另一个男人呢?唯靠上帝的恩典!

在此两年多前,我和Scott同在一所大学读书时,相遇相知到相爱,我深深被他吸引;但是我不能想像,假如一辈子都要跟他生活在一起,会是怎样的情形?以后的新家庭又会给我带来什麽?感谢神,在一个圣诞节假期,我开始学着面对现实,从很多不良的家庭记忆丶父亲因病留给我的生活阴影中走了出来。感谢神,祂对我说话,安慰我,让我明白,祂将我放在有功能障碍的家庭,不是神对我父母丶兄弟和姊妹的残忍玩笑;而是有祂特定的心意。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亮光,心头积聚已久的重担得以释放,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省。

Scott得救不久便成了越来越虔诚的基督徒,对自己的言行力求规范,总想把每件事都做好。后来,他有负担要全身心丶全时间事奉主,并决定上神学院。这给了我一定的压力,与

他结婚就意味着跟随。但是感谢神,几年后,我最终与我心中的王子Scott结了婚。能有勇气接受爱丶接受新的家庭,实在不易,是神的恩典;而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仍然需要仰望神,需要双方都要有耐心。所以,我全心全意绣出枕头上的那句话。

婚后最初几年里,我和Scott不得不努力作一些角色调整,神藉着圣经上的话语一直在帮助我们。以弗所书五章的要求成了我们生活的指南。Scott开始愿意并学着在家中当头,我也愿意来做他的助手,尊重并顺从他。我自小就好强丶外向,喜欢支配人,在学校也不怕作基督徒和青年团契的代表;而Scott则不同,他是个内向丶害羞而随和的人。跟随和顺从他就意味是放弃自己的领导才能,更何况是跟随一个领导才能并不出众的他呢?

最初的经历之一就是,如何管理家中的钱。我们想,既然Scott是家中的头,就应该由他来负责管理,他就应该知道如何付帐和使家庭收支平衡;可是,他并不善于理财,倒是我有这个长处。在遇到一些令人发笑的事后,在理财职责上我们来了一个转换,让我尽量发挥我的特长。最终,我们学会了做家庭预算,但任何超过100美元的支出事项都需咨询对方。

婚后最初几年,他都在神学院的紧张学习中。他刻苦攻读希腊语和希伯来语,学习圣经,学习如何当牧师,学习怎麽去讲道。我则作全职护士,挣钱来支持他上神学院。虽然工作不同,但目标一致,我们在主里越来越亲密。

说实话,Scott并不能满足我的很多愿望,我们都有很多弱点;但是我们知道,夫妻都能在主里便会越来越亲近,最终能合而为一。当我们总是仰望和寻求主,祂就带给我们平衡和

力量。所以,当夫妻都与主不断靠近时,彼此之间就会变得更加亲密。比如说,我们之间也常有一些讽刺和挖苦。在一开始时,我们似乎都有一种承受力,把它当作是一种幽默;但是神同时在我们双方心里说话,要求我们彼此停止玩笑性的讽刺,因为这是在爱里不健康的事,会带来误会丶埋怨。古话说:“没有有益的话要说,就什麽也不说。”对我们成了非常重要和真实的事。

世人以为夫妻在很多方面都各需给予家庭50%贡献,以维持平衡。而我们不久就懂得,假如夫妻以此为标准,就总会有计较:“嘿,我付了51%,而你却只做到49%。”家庭不能斤斤计较,最好就是每个人都要尽心尽力,对家庭百分之百的负责和尽力,不要眼睛总盯着对方做了些什麽。这种观点的认同,给我们婚后的生活带来很大的不同。

有了孩子后,生活不再像以往那麽简单,自己的时间变得很少,显得忙乱和疲乏。教会的工作和家庭的生活有时忙到一起,使我们彼此有时互相呕气;但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把

“离婚”当作气话。神在以弗所书四章教导我们,不要含怒到日落,不要给魔鬼留下可乘之机。在相处中,理解最重要,要彼此宽容,学主饶恕我们的样式;当然这并不容易,但只要努力去做,会得到神祝福的。

我们的婚姻已近30年了,孩子们有神看顾一个个长大成人,都有心为主做力所能及的事。我和Scott越来越珍惜和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日子过得越来越甜美。回头看,我们都认

为,每一个不当的选择都会导致我们有犯错丶犯罪的结果,夫妻在日常生活中都要注意自己的行为。更重要的是,要谦卑在神面前,以基督为家庭之主,祂会保守我们的夫妻关系。我和Scott就是因此得到神无量的祝福,我们将所有的荣耀都归给神!

(作者为美国某基督教会师母,天仆翻译整理)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prs20110203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传》双月刊第135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