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如瓷

 

因工作缘故,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北京住了半年。没想到从北京回美国不到两周,北京发生了“7․21”特大暴雨,遇难人数达77人。对于众多自然灾害来说,这个遇难总数并不足道,但对每个死亡个体及家人,这不啻是晴天霹雳,令妻子感叹不已。待在那里半年,只记得下过三场毛毛细雨。在天天车水马龙的堵车拥挤中,很少有人会担心死于车祸,更少有人担心会死于雨中。

气象台预报了这场大雨,对于干燥之地,干渴的人们,这其实是一个被渴望的新闻,没有不安和恐惧。那一天雨前,北京照样有足球赛和演唱会。满地的旅游车停下来后,导游照样举着小旗吆喝着游客。满街男女仍把闹市点缀成流动的人河。永定河畔,甚至还有垂钓者的身影。

雨点终于从天落下,给盛夏的人们带来了舒爽之感。下大一点,再大一点,越大越好。无论是蒙上灰尘的参天大楼,还是楼下的一个个花坛,都需要彻底的浇灌。都相信,再桀骜的雨水,也会被装进坚硬的下水道里,汇入城河。然而不久,北京蒙上了不祥的兆头,接着,一幕幕惊悚场景开始发生。倾盆而下的水帘模糊了人们的视线,街上雨水积聚成溪。一辆汽车停在激流中嘎然停止,无法打开车门,车主向家人求救的电话成了最后的呼喊。北京外围山上,水泄成洪,一座倒塌的房屋压住了老人,不会游水的母亲举着四、五岁的孩子拼命求救……。

享乐与求救其实并不遥远,生命与死亡没有鸿沟。平安如美丽的瓷瓶,有时一碰而碎。多少人昨天还在莺歌燕舞、灯红酒绿、谈笑风生,无人料想,今天一个心肌梗塞、一场人间纠纷、一次意外车祸、娱乐时的偶然事故、电影院里的枪杀案件、煤矿坑里的瓦斯爆炸、突如其来的地震、意想不到的海啸,都可能将一个人甚至成千上万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我们常立志要做生命的主人。追问一下,谁敢在衰老、疾病、天灾、人祸的事上打包票?谁敢预测自己生命终结的方式、时间和地点?平安不过是人寄居世上,对有限寿命能顺利延长的一种愿望而已,除了小心就是运气。但不管人生多顺利,客旅离世都要终结平安。买再多的平安保险也只是不平安来临后的一种物质补偿。

世上有没有真正“保命”的保险?有。遥想久远的挪亚洪水年代,40天的倾盆大雨,毁灭了“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的世人。唯有挪亚一家八口,能在方舟里平安无事,再繁衍人类(参创世记六至十一章)。

挪亚的平安险是什么?就是按上帝的吩咐所造的方舟。这是上帝的方舟,预表了救主耶稣。挪亚居安能思危,在风调雨顺的120年里,不顾世人嘲笑,按上帝的要求和设计造此方舟,实在有义人的大智慧。而今主耶稣已自己来过世上,为我们的罪而死,又为我们的永生而复活,我们不再需要造三层高的歌斐木方舟求平安。只要我们放下骄傲,不怕嘲笑,进到主耶稣基督里,就有永生。在世上虽然有苦难,但从死里复活的主已胜了这世界,祂以永生为信祂的人们做保障。

揣着这份平安险,我们属世的生命,不管会不会终结于诸如北京洪水之类的灾难中,但接下来就有属天的平安托着我们,进入天堂。在上帝的新天新地里,祂“要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参启示录廿一1至4)再也没有了疾病、衰老、天灾、人祸、死亡……。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21204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08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