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另一只脚

天快亮了,我仍然在咳。当从窗口看到黎明的曙光时,我从心底发出感激,谢谢主又赐我新的一天。这新的一天来临不来临,非我掌管,我何必总为吃、喝、穿,求不完、烦不完?我再也不能一脚在地、一脚在天,我要双脚走在天路上。

Read More

我爱我家

家是血缘的衍生物,是亲情的居所,是人类的本能,是生命的延续。这是信主前,我对家唯一又全部的认识。在国内念了近二十年的书,压根儿没想过家还有另一层更深刻的内涵,直到2000年我第一次来美国探亲,走进教会认识了耶稣,我才相信生命有灵,灵也有家。

Read More

冰封下的暖流

1960年8月,我从香港来到加拿大温尼伯(Winnipeg)城的大学读书。没想到那地方那麽寒冷,是北美有人居住地中最冷的地方,河里还结着厚厚的冰。

在五千多学生的校园里,李乃光是唯一的中国基督徒学生。他13岁时在香港尖沙嘴浸信会信了耶稣,很快便在团契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并兼作团契主席。

Read More

为华人而生---追忆美国宣教士纪贵平(Ellen Marie Giebel)

在华人教会中,大人们都称呼她“纪老师”,孩子们都叫她“纪奶奶”。她对人说,她外面是美国人,里面却是中国人。她在那里热心给中国学生们传福音。她还常在讲台上服事,我们时不时会邀请她在主日崇拜中用中文讲道,但她经常跟我们说:“对不起,我的中文讲得不好。”实际上,她的台湾话讲得比国语要好得多了,因为她在台湾住了几十年,一直在那里宣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