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下的暖流

 

游宏湘

喜传福音

1960年8月,我从香港来到加拿大温尼伯(Winnipeg)城的大学读书。没想到那地方那麽寒冷,是北美有人居住地中最冷的地方,河里还结着厚厚的冰。

在五千多学生的校园里,李乃光是唯一的中国基督徒学生。他13岁时在香港尖沙嘴浸信会信了耶稣,很快便在团契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并兼作团契主席。他比我早一年入学,比我长三岁。同期同学还有陈满堂丶吴鉴池丶何浩光丶吴灏桓等。有一段时间,我和他住同一栋宿舍楼。他很主动热情地邀请我和他一起打乒乓球,用塑胶板从坡处往下滑雪等等。我们变成了好朋友。

他不光书读得好,而且天赋具有领导组织能力,能把很多人吸引在他周围;但我发现,他与人相处的最大目的就是:要向人传福音。他邀请我和另一位同学一起在午餐时查考圣经。他在饭堂吃饭时,时常对我们讲主耶稣的事。有时会因此引来邻座学生对他的批评,但他不与人争辩。其实,他有很好的口才和说服力,喜欢用各种比喻来劝我们信耶稣。比如他说:“我在图书馆里对你们说,这里面有很多好书,你们在外面却说没有,不愿进来;你们进来找找看,没有好书再出去也不迟。信耶稣的道理也是一样,你来追寻了解祂,也不影响你甚麽,发现祂是宝贝,你就接受祂也不迟。”

推动冬令会

后来,他请来了赵士昌牧师。赵牧师是全北美宣道会第一位华人牧师,於1959年以宣教士身份从香港去维真拿(Regina)事奉。维城与温城相距365英哩,赵牧师每月自费乘巴士来温城一次,带领我们寥寥几个人聚会。事后赵牧师说,自己也曾为此事挣扎过,究竟是否继续来?於是对天父说:“如果下次没有九个十个人来聚会,又没有人提供车费的话,我就不去了。”

李乃光认识一对当时已退休,60多岁的外籍夫妇(Mr. & Mrs. Gant),他们家境不好,而且还有一个弱智的儿子。感谢神,他们对华人有负担,虽收入极微薄,但愿意支援我们这个团契,也经常请我们到他们家吃饭。感谢主,赵牧师的车费有了着落。赵牧师在维城的收入一个月仅200多元加币,要养活一家七口(四个孩子丶妻子和岳母),

实在不易,难得有一片事主的热诚。自此,团契就这样传奇性的开始了。我们除了跟李乃光查经,每个月都能听到赵牧师讲道,对我们追寻真理帮助甚大。

在团契发展壮大中不能不提到包忠杰(Rev. Paul H. Bartel, 1904-2001)牧师。他是美国宣道会的资深宣教士,出生於中国河北省大名府,成长於山东。他热爱中国,成长后随着父母的步伐,加入向华人传福音的行列,先后在四川丶贵州丶香港等地开荒布道,造就信徒,建立教会。其后,在香港创办《灯塔》月刊,并曾任宣道书局(后易名为“宣道出版社”)经理,及主理出版《圣经报》,并参与组织成立“基督教文字工作促进会”,在推动华人文字事工上不遗馀力。包牧师退休后到维真拿(当时Regina Bible College在此,近年迁往卡加里Calgary,是宣道会的神学院),与赵士昌牧师丶官维正医生夫妇丶雷达牧师等合力推动华人基督教冬令会。

就这样,1961年举办了第一届加拿大华人基督教冬令会,起初只有我们团契的学生及推动者共二丶三十人参加。这个冬令会从此以后每年一届,在圣诞和新年之间举行,日渐兴旺,与会者迅速发展到附近四省的学生。几十年来一直到今天,每年都约有一千多人参加,分广东话组丶英语组和国语组。这成为北美宣教的一块重要阵地,有大批人源源不断从这里归向主。很多校园查经班先后发展成教会,福音的火种在北美蔓延开来。

孕育爱主仆人

李乃光带领的温尼伯校园团契影响日见扩大,1964年开始还出版了福音杂志《泉源》,在北美校园中广泛传送;所出的书《给摘星星的人》,一版再版。这个团契孕育了不少爱主信徒丶牧者:如突破机构总干事及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席蔡元云医生丶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及加拿大基督使者协会前总干事钱北斗丶经常到世界各地主领聚会的突破机构同工詹维明丶中国神学研究院教授罗曼华丶香港基督教资深音乐人,且是《齐唱新歌》粤语现代诗歌集的创办人之一吴秉坚等。我也於1961年决志受洗,后来在冬令会上清楚神的呼召,1964年大学毕业后,便去神学院进修,从此献身事主。很多人回到香港为主作工,为教会丶神学院丶福音机构的蓬勃发展,以及青少年事工的开拓发展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有很多人留在北美,推动圣工,在北美华人中持续稳健地开展。回头看来,李乃光实在是神所重用的仆人。他当初所组织的温尼伯校园团契,以及在冬令会中的工作,都蒙神记念,有着持续广泛的影响意义。

竭尽一生事主

医科毕业后,他在温哥华行医直到55岁,始终热心於福音工作。他在教会带领主日学特别有神的恩赐,一直受到欢迎,使得很多未信主之人也加入其中,常常教室爆满,学生站满通道。他也写诗填词,兴趣广泛,又风趣幽雅丶平易近人,不贪图名利,最重要一点是忠心为主。他一直为主作盐作光。

提早退休后,他全时间为主作工,在神学院服务过两年,更是常常奔赴中南美洲等地行医宣教。据梁耀文牧师(本会哥斯达黎加宣教士)说,他在哥斯达黎加宣教时,靠主作工,藉着他的影响力,6个月时间使所在的教会人数增长了一半。

他也热衷於文字事奉,着有《浪淘沙》丶《情牵美地》丶《尽在贫中富有》丶《青春无极限》丶《再创高峰》丶《神山一段虹》丶《红日斜阳外》及《更近主》。

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美国服事,乃光与我多年不见;后有几次见面叙旧谈今,很多往事都让我们感慨万千。1990年主把我带到他所在的温哥华主恩堂作牧师。他在教会竭力服事主,我们在主里又多了一段难忘的日子。1998年我回到美国“中信”机构后,彼此见面就少了。2008年2月,在他患了胰脏癌快返天家之前,我与师母特地飞去温哥华探望他。4月他打完世上美好的仗,安息主怀。我时常想起我们的友谊,想起他对我和许多人一生的影响。我们为他当跑的路已跑尽了丶当守的道已守住了而感谢神。

(钱志群采访)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prs20100102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传》双月刊第128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