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定胜天的感叹

2015年9月,美国NASA宣布在火星表面发现了有液态水活动的证据不到一周,影片《火星人》(The Martian)开始在美国上映。看了这部影片,确实惊叹人类挑战极限的智慧和能力。整部影片的惊心动魄不是来自于人与人之间的较量,反而人与人之间充满着爱心、怜悯和关怀,整个情节源于人与自然之间的较量。故事说的是人类首次执行火星登陆任务时遇到剧烈的沙尘暴,一位叫马克•沃特尼(Mark Watney)的宇航员意外地滞留于火星,而同飞船的其他宇航员都以为他已经牺牲而返回地球。作为一名生物学家,也是极其富有创新精神和实际操作能力的机械工程师,马克运用他的知识和技能奇迹般地在火星上顽强生存了五百天,一直支撑到飞船折回救援他回到地球。

人在简直无法活下去的地方活了下来,这是人类克服自然环境的一个巨大胜利,也是对观众在面对困难,特别是生存遇到危机时的鼓励和教育。人类在一代又一代繁衍生存中,不知主动或被动地克服了多少大自然中的难题,特别是在生产力不发达的远古时代,人类对付抗洪、抗旱、抗灾等是何等的艰难。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无论是基因研究还是太空开发,都是人类主动向大自然的深度和广度挑战。人类史,从另一面来看,似乎就是一部征服和利用自然环境的历史。

其实,自然并非自然,它和人类一样皆为上帝所造。上帝在前五天造出天地山水、日月星辰、春夏秋冬、青草果蔬、飞鸟鱼族,第六天造出昆虫畜类,然后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参创世记1:27)。有上帝形像的人,也被上帝赋予了尊贵使命:“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世记1:28)当初万物都是和谐有规律的,万分遗憾的是,始祖亚当和夏娃违背上帝诫命犯罪后,地与人一同受到咒诅。地长出荆棘和蒺藜,人类从此需要汗流满面地劳动才能在自然中获取吃穿用品。各样自然灾害成了人们生存必须面对的课题,动物和人也互相为敌。

古人在听天由命的同时,并不服自己的命运。春秋末期吴国大夫伍子胥曾说:“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史记•伍子胥列传》)后来苏轼等名人亦多有类似说法。这种人定胜天的古老思想催化出夸父追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战胜自然的神话故事。直到毛泽东时代,更是把“人定胜天”的口号推至顶峰,发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等运动,结果国民吃尽苦头。现在,如果再有人喊“人定胜天”,可能就要被笑话脑子进水了。自然规律不能改变,只能了解和顺应。谁能把冬夏对调?谁能把晴天改成阴天?与天斗、与地斗,都会自食其果。

在《火星人》公映前一个月,台风“苏迪罗”侵袭台湾,临海的海岸公路旁“人定胜天”的石碑也遭大浪卷走。大自然用特别的方式讽刺我们,人定胜天不过是人的狂妄而已。人类虽然能造出飞机、卫星、原子弹等高科技产物,但充其量也不过是在极有限的范围内对环境产生一定的影响。数不清的星球,我们只登上过月球,火星到如今不过是人类的下一个登陆目标,《火星人》也只是一个假想的故事。面对地震、海啸、台风、沙尘暴、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除了祈求逃离,人类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更不用说人人都要面对死亡。孔老夫子曾面对湍湍而流的河水叹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古代名流、各朝风光都已消逝,但那同一条江水,仍然涌流不息。

上帝创造一切,掌管一切,“耶和华以智慧立地,以聪明定天”(箴言3:19),“常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唯有祂才能改变自己所设定的规律,叫红海和约旦河水分开、变水为酒、止息风浪、瞎子看见、瘸子行走、令死人复活。连以色列的大卫王都谦卑降服在上帝面前:“我观看祢指头所造的天,并祢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诗篇8:3-4)是的,无限大能的上帝眷顾我们,顾念我们的需要,“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5:45)祂更是让祂的独生爱子主耶稣藉着童女怀孕,降世为人,为赎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并从死里复活为我们预备永生。

我们需要面对自然去劳动,但不是违背上帝赋予的规律去与天地争斗。在整天想着征服世界的时候,别忘了我们离开这个被我们拼命糟蹋的世界之后有没有永生?不要满山打麻雀,却连自己的窝都没有了!

(欢迎浏览作者网页:www.zhiqunqian.com)

作者钱志群,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60704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51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