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恕何其难

 

西安的大三学生药家鑫,在某个深夜,驾车撞人後又将伤者刺死,八个月後执行死刑,这事件被中国网民炒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

其实,一时丧心病狂的药家鑫也不是没有一点可饶恕之处,他杀人后第三天主动自首,并有真诚的悔恨,只是受害者家属在情感上无法预留一个让他悔过自新的机会。他们打出了“ 严惩凶手!还我张妙(受害者)! ”的条幅,喊出了“ 不要赔偿,只要药家鑫死 ”的誓言。据法律专家分析,如果药的自首和悔过,及药家的赔偿和道歉,能让受害者家属有一些谅解的话,司法过程就会有一些量刑考虑,会在“ 死刑立即执行 ”和“ 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之间有个选择;因为法律的着眼点是正义,不是复仇。但饶恕的权利属于受害者,毕竟杀人偿命、报仇雪恨的观念已深入人性。对此有些遗憾外,谁又能指责受害者呢?

可这个事件一发生,即有人无根据地将药家鑫冠之以“ 官二代 ”、“ 军二代 ”和“ 富二代 ”,点燃了一些人本来就对官商后代不满的情绪,让普通的一个刑事事件在网上迅速发酵,甚至捆绑了重要媒介和知名人士。有位教育学家剖析:药家鑫的“ 鑫 ”字由三个“ 金 ”组成,表示父母爱财,是金钱绑架了教育。一位有名气的教授居然说,从药家鑫小时候的照片上就看出一张杀人犯的脸。信息熙攘的年代里,声高得助。越来越多戏剧性元素,让更多围观者涌入,网民们心底的怒气一次次被挑起,药家鑫被斥为“ 药八刀 ”、“ 药渣 ”。最终,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受害者和网民的恨才告一段落。

药家鑫没有得到意外的饶恕,他的父母也未得到多少宽容,与受害方比,他们除了有不同方式的丧亲之痛外,更多了一份煎熬。儿子杀人的耻辱感和对全民义愤的恐慌,仍死死缠着这对夫妻。上街,被人指指点点;去交管局给儿子的“ 肇事车辆 ”过户,很多人跑过来掏出手机一阵狂拍;老家也回不去了,因为网上疯传他是有钱的大官,农村的乡亲们便问他借钱,可如今家中早已捉襟见肘。他们像茧一样把自己困在家裡,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似乎要为儿子的孽行承受还不完的债。

似乎已没人记得1991年发生在美国的卢刚枪杀案,曾是北京大学物理系高材生卢刚,举枪杀害了学校的校领导、教授和同学五人后自杀身亡。事件震惊世人,可是被害的副校长安妮.柯莱瑞的家人,在悲痛中倒过来给远在中国的卢刚家人致信表达宽恕、同情和安慰,带来意想不到的震憾。信中写道:“ 当我们在悲痛和回忆中相聚一起时,也想到你们一家人,并为你们祈祷。因你们也必定十分悲痛和震惊的。 ”安妮的三兄弟还希望这封信能被翻译成中文,附在卢刚的骨灰盒上。他们担心卢刚的家人因此而受到歧视,也担心卢刚的父母在接到儿子骨灰时会过度悲伤;因此唯愿这信中的爱能安慰他们心中的伤痛。这有悖于人之常理的高尚作为,谁能解释呢?这种至纯之爱不会无缘无故,而是来自于他们对上帝的真诚信仰;因为在上帝那裡,“ 爱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不计算人的恶……凡事包容。 ”(哥林多前书十三4至7)

上帝的儿子主耶稣道成肉身成为人,目的就是为了拯救悖逆上帝的人类。在被罪人们钉在十字架上时,祂在痛苦中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路加福音廿三34)祂用鲜血给我们树立了宽恕的榜样,也希望我们能学祂的样式:“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 ”(马太福音六14至15)饶恕是何等宝贵!可是凭人的爱心,饶恕又何其难?如果我们愿意来到上帝面前,或许也能像柯莱瑞家人那样,从上帝那裡支取一份属天的力量,去爱,去饶恕。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20104
作者 钱志群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597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