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也当大官

 

现今中国百姓对贪官的口头禅是:“当官不为民做主,只为自己腰包鼓。”原江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吴志明,受贿一笔就是1,129万元巨款。福建省政和县原县委书记丁仰宁因买官卖官,收受贿赂,被判处无期徒刑。他的“官念”是“千里来当官,为了吃和穿”。山西省吕梁县某村支书甚至在被举报贪污时说:“我不贪污,当官干啥?”贪何其赤裸,其例不胜枚举。

为什么一当官,就容易贪?有些人说,贪是因为当下的社会风气越来越坏。其实,有权力就有腐败。在漫长的历史书卷中,已无法承载贪腐的记录。《亚洲华尔街日报》2001年做了一个千年来全球最富50人排行榜,中国的成吉思汗、忽必烈、明朝太监刘瑾、清朝大贪官和珅、伍秉鉴,和民国政府的财政部长宋子文,六人“光荣”上榜。虽然不好将贪字冠放在每个人头上,但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商人,戴的都是“官帽”,是中国当时最有权或接近最有权的人物。

拿和珅来说,聚敛财富之多,在历代文武大臣中当首屈一指。乾隆帝逝世,嘉庆帝下谕将和珅革职,下狱问罪,抄没家产:夹墙私库有金32,000余两,地窖内埋银300余万两。另外还有取租之地1,260余顷、取租之房1,000余间,以及大量珠宝、玉器、衣服、书籍等等。

和珅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贪官。一朝一代,一批又一批贪官总是前赴后继。如台湾某总统不是一贪就数亿吗?美国议员们不也有洗钱的吗?

再往前溯,1905年,有法国人绘制了一幅美国政治地图,对45个州的政治状况进行了区分,发现政治清廉的只有六个,完全腐败的则多达25个。1901年,西奥多.罗斯福接任总统,花了大力气才遏制住腐败猖獗之风。贪腐是任何一个社会和国家都存在的“恶性肿瘤”。

到底腐败的成因是什么?人都是凡夫俗子,凡胎肉体,人皆有贪心,只不过条件、机会、自律和受约束不等罢了。“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篇五十一5)人类的第一代亚当和夏娃,因经不起魔鬼诱惑,贪吃上帝吩咐他们不可吃、吃了就必死的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吃出了人类的死罪来(参创世记三6)。自此,人类的贪念不住繁衍,孵化出一代又一代的贪腐行为。上面提到的贪官吴志明在悔过书中坦诚:“只有自我、只顾自我、只为自我的思想深入到我骨髓里。”

在一次教会聚会时,好些朋友义愤填膺地谈起中国国内官场的腐败。我问他们:“假如你们也当上大官,会不会不贪?”他们沉默下来,谁也不便回答。“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马书七18)有不少人甚至在临退休时铤而走险,想大捞一把,最后锒铛入狱。

贪其实是一个越嚼越苦的果子。圣经中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书六10)人的嫉妒、欺骗、仇恨、尔虞我诈、损人利己、淫心等等罪性无不与之相关,甚至朋友反目,家人成仇,付上血的代价,都与贪心有关。

除去贪心最好的方法就是:到上帝面前认罪悔改,求祂差派圣灵在我们的良心里,治死老我。有不少人因此不仅没有了贪心,甚至为了抢救别人灵魂的福音而放下世上福禄,乃至性命。这方面有很多见证不妨一读。

贪官不过是我们人性的一面镜子!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30605
作者 钱志群,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14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