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如此爱你?

 

2015年的中国春节联欢晚会现场,主持人采访了来自内蒙古的全国道德模范,65岁的朱清章和他89岁的母亲韩福珍,述说了他们的感人故事。

朱清章25岁那年,母亲因病成了植物人,父亲也因工伤躺下不能动弹。两位老人病倒没多久,朱清章又从邻居那儿得知自己是被抱养的身世;但他没有丢弃这对养育自己的苦命夫妻,反而加倍悉心照料。两年后,来这里探亲的河南妹子张凤英看上了老实厚道又有善心的朱清章,与他成婚,一起承担起伺候两位病人的重任。父亲瘫痪在床14年后去世,两年后妻子张凤英也因患胃癌离世。朱清章在悲痛之中坚强地继续照顾母亲,直到2004年植物人的母亲忽然醒来。这40年的生命守候、40年的不离不弃谱写出可歌可泣的人间故事。

这世上有谁不喜欢被爱?如果摔倒了没有一只援助的手,病倒了没有一声关怀的问候,困难时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危险时在场的人都见死不救,那谁又能体会到世上鸟语花香中的美感、阳光月色的温馨?冰冷的人生岂有活着的热情?

可是,爱又谈何容易?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爱,但是每个人又爱人多少?人间的爱大致有亲情之爱、朋友之爱、怜悯之爱、可以利用的利益之爱等,哪一种爱不是从自我出发做选择的?因为血缘而爱,因为可爱而爱,因为有用而爱,哪一种爱又是牢固的?亲人反目司空见惯,朋友成仇也不新鲜,人走茶凉是普遍定律,更不用说那些中伤、战争、杀戮了。人就是在这种得不到满足又很难付出爱的二律背反中生活着。

当然人间不是没有真情,但非常有限。人间的指望在哪里?在天上。有一种特别的真爱从天而来,超过世间所有的真情,那就是上帝之爱。“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歌罗西书一16),上帝创造万有,还“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提摩太前书六17)。“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五45)上帝供应的都是解决人最需要的,离开了阳光、雨水、空气、生命,人类和万物怎能存活?

不过,这倒是其次。上帝因为人有罪而差遣独生子耶稣基督降世,那是更大的爱。

耶稣虽是自在永在的那一位,却是谦卑,虚己降世,进入了人类历史,完成了客旅的三个特别过程:一是生,成为与祂不可同日而语的人。二是活,成为社会最底层的人。祂生在马槽,被君王追杀,短暂33年在世的岁月里,受苦受累,受冤受试探,“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以赛亚书五十三3);但是祂从不犯罪,反倒充满爱心,甚至为那些社会底层的门徒洗脚。三是死,成为最不幸的人。祂不光死在英年,死于无罪、无辜,更是死在最羞辱、最残酷的十字架上。

“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参以弗所书三18至19)。于情来说说不通,人不爱祂,祂却爱我们;于理来说说不通,唯有祂藉着童女而生,唯有祂活着从来无罪,唯有祂死里复活;于法来说也说不通,人犯死罪祂来赎。祂本为无形的圣子,却成了有形的婴孩;祂本坐在天上荣耀的宝座上,却躺卧到了马槽里;祂一直用权能的手托住万有,却被马利亚卑微的手所托住;祂曾创造出天地万有,却成为一个普通的木匠。祂是万有主宰,在人间传道时却一贫如洗,靠奉献为生,死的时候借财主的坟墓埋葬。

我们谁能配得祂如此爱我们呢?谁也不配。我们谁又稀罕祂的爱吗?没有多少人承认。我们就是这样活在自我矛盾的悲剧中:一方面怕死,另一方面却拒绝从死里复活的永生上帝;一方面天天想得着爱,另一方面却以恨对待深爱我们的救主。

朋友,为什么不愿意真心敞开心门,接受那恩典的真光、无限的真爱呢?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50705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39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