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家庭学校---访Billie Martin

 

在美国,到处都能见到家庭学校(Homeschool),特别是在美国教会里更容易接触到这些老师妈妈和学生孩子们。据统计,2007年美国大约有150万名家庭学校学生。家庭学校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孩子的母亲,她们为甚麽要这样做?其中有何酸甜苦辣?于是我们约到了我们所在教会的一位家教母亲Billie Martin作为采访对象。选择Billie是因为她有三个男孩,老二和老三是双胞胎,且与第一个孩子仅相差一岁。老大Derek,今年9岁;另外两个Lan和Trevor都是8岁。在我的想像中,年岁如此接近,又都是男孩,家里应该是打闹成团。可是,他们却都很懂事丶顺服。Billie妈妈老师是如何做丶如何想的呢?她毫无保留地向我们道出她的心里话。笔者感谢他们接受采访,道出一个妈妈老师的心里话。愿神继续赐给智慧,保守和祝福他们全家。

  • 美国公立中小学是免费的,妳怎麽想起要在家自己教孩子?

    Billie: 我大学学的是小学教育,那时才知道有家庭学校的事。我觉得这个做法很好,因为孩子能按自己的能力发展。在社会学校里学生多,老师不可能对每个学生的特长都了解得那麽多,也不可能一人一个方法,有些学生得不到个别帮助,一年落后一点,几年下来就会被贴上“学习障碍”的标签,人们就会对他们有偏见。其实只要有时间来帮助他们,他们就不会变成那样。我总相信,你把孩子看成是甚麽样,将来他们就可能会是那个样;另外,社会学校基本上不讲神。

  • 很多人担心家庭学校会影响孩子们社会交往能力的发展,妳是怎麽看的?

    Billie:这个担心虽然有一定道理,但也不会是问题。在社会学校,一个班有一丶二十个学生,每个孩子也不是与所有的同学都是朋友,朋友总是有选择性的。家庭学校也会为孩子们选择一些朋友,如教会的好孩子,社区孩子足球丶游泳等项目中的好朋友。

  • 妳怎样选择孩子们的学习教材?用甚麽样的标准来选?

    Billie:家庭学校有大量的教材可选择,这些教材都经过国家评估,每个州都有学习大纲,不同年级也有不同要求。教材有基督徒家庭用的,也有非基督徒家庭用的。我个人认为,没有哪一种是绝对好的;而是要找到哪一种是适合自己的孩子。

  • 家中既是学校,又是生活的环境,如何让学习不被生活所打扰?

    Billie:每天早晨同一个时间开始上课,一天的学习任务必须完成。基本上,到中午都能完成作业。上课时间不安排任何其他工作,不接电话。每个家庭学校可能学习时间不一,有的家长要在晚上做其他工作,所以就安排下午集中上课。不管如何,适合自家特点的学习日程一旦确定,关键是坚持。

  • 除了教文化知识还教甚麽?

    Billie: 教导如何做人,和一些好的行为习惯很重要。比如,孩子们在幼儿园阶段,怕与人接触,说话时害羞,我就训练他们与人说话时要看着对方,到商店时要学着帮别人开门等等。从一件小事做起,来训练他们好的行为习惯和自信心。另外,我也训练他们从小就做家务,培养他们的家庭责任感。我把家事列出清单,如扫地丶给狗喂水丶整理沙发丶整理自己的床丶整理玩具等等,三个孩子轮流来做。

  • 妳在家教孩子,教学方法上有哪些方面比社会学校好?

    Billie:首先,谁都没有母亲了解自己的孩子,我知道每个孩子的特点和个性,在音乐丶体育丶科学丶绘画等方面的天赋也有区别,所以,我可以针对他们的不同,因材施教。其次,如一个专题我们可以集中来学,比如说讲到火山,我们可以从图和文字上来了解,可以一起做一个火山模型,可以到图书馆丶博物馆了解有关火山的各方面知识,直到他们对火山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另外,平时言行举止上我可以按圣经的原则来教导他们。

  • 成天与孩子们在一起,妳最大的快乐是甚麽?

    Billie: 我们有很多快乐时光。有时开车带孩子出去学科学,他们那麽高兴,笑啊,跳啊,我就很开心。孩子很快就长大了,会离开我。但我很放心;因为他们从小知道圣经中有对喝酒丶撒谎丶堕胎等等事情的教导,他们知道甚麽是对的,甚麽是不对的。

  • 妳办家庭学校已有多年,是不是总是自信并快乐呢?

    Billie:不是。在有了老大之前,我是社会工作者,工作很愉快。有了孩子后,我和丈夫就决定来办家庭学校。儿子给我带来很多快乐,但是在家里工作,刚开始时心里也有一种遗憾,觉得对社会没有甚麽贡献,被人称赞的感觉也没有了。当妈妈老师的奖赏在12年内都不会看到,是一种完全的自我牺牲。另一点很难的就是,一些爱你的人也在催促我把孩子送到学校,怕影响孩子的社交能力等等。另外社会上也对家庭学校不看好,有一定的偏见。但是,这麽多年我都坚持下来,因我相信我们所做的。当然,我曾自我怀疑:我做的工作是不是能达目标?我的孩子与别的孩子比较起来究竟怎麽样?

  • 那妳是怎麽克服这种自我怀疑的?

    Billie:我们有一个家庭学校联谊小组,来自附近的几个小镇,10到12家。我们定期在一起交流丶讨论和互相勉励。另外我也看到孩子们在不断进步。

  • 家庭学校联谊小组还开展哪些活动?

    Billie:我们每月有个定期聚会,孩子们在一起游戏,比如北京奥运会前,我们就有一些跳远等项目让孩子们来一起玩,我们有爬山等活动,念有趣的故事给他们听,一起野餐等等。另外,每月一次妈妈老师们单独聚会一次(把孩子们交给爸爸或爷爷奶奶)。我们一起吃甜点丶谈心丶谈孩子丶交流经验等。

  • 我知道妳平时在教会Awana里有事奉,特别是暑假还组织了圣经夏令营,妳的时间是如何分配的?

    Billie:时间总是有限的,但是我有一个支持我的丈夫,他给了我很多帮助;另外有些事我等到孩子们睡觉后才做。

  • 办家庭学校的家庭,通常都是父亲在外挣钱,没有时间问孩子的事。而研究表明,父亲在孩子成长中有母亲不可替代的意义,你作为一位工程师,全时间上班,是不是也无暇顾及孩子?(问题转向坐在一旁的Billie的丈夫Cory)

    Cory Martin: 我在家的时间是很有限,不过晚上下班回来,我就开始与孩子们谈话,让他们告诉我,今天学了甚麽?这里面最喜欢的是甚麽?是不是与谁在一起玩了?等等。到了周末,我就陪他们打球丶爬山丶钓鱼等活动。

    Billie: 作为母亲,我在丈夫回家前,尽量把该做的事都做好,免得他下班回来很累仍要照管孩子,训导孩子。

  • 家庭学校使妳放弃了一份挣钱的机会,家庭的经济状况一定会受到影响。你如何看待这事?

    Billie: 办家庭学校的家庭很少是很富裕的。拿孩子与物质比,我们知道哪个更重要;所以,我们不与人相比。

  • 妳是不是认为家庭学校一定比社会学校好?

    Billie: 社会上的学校很难因材施教,教的内容也不都是对的,处的同学朋友也不都是好的,但我从来不讨厌社会学校,要不要办家庭学校,也是因家庭而异。有些母亲在外上班也是好母亲,全时间在家也未必就是好母亲。对我来说,神给我的负担就是当妈妈老师。

  • 妳学的是小学教育,很多父母亲并没有这方面的专门训练,如果开始家庭学校,会否在教学方法上有很大的困难?

    Billie: 父母有没有教育背景并不重要,关键是愿不愿意去做,而且要持续地做下去。

  • 你今后的打算和理想是甚麽?

    Billie: 我的理想是把孩子们一直送到大学;但是,这个由不得我。如果我丈夫失去工作,或者我们夫妇得了重病,我们就得把孩子们送到社会学校。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prs20100503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传》双月刊第132期(中国信徒布道会)"。